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房产
装修
汽车
婚嫁
健康
理财
旅游
美食
跳蚤
二手房
租房
招聘
二手车
教育
茶座
我要买房
买东西
装修家居
交友
职场
生活
网购
亲子
情感
龙城车友
找美食
谈婚论嫁
美女
兴趣
八卦
宠物
手机

法尔斯之劫:萨珊波斯龙兴之地的最终沦陷

[复制链接]
查看: 91|回复: 0

2万

主题

3万

帖子

8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84602
发表于 2020-11-22 16: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网易号新人文浪潮计划签约账号【冷炮历史】
原创内容 未经账号授权 禁止随意转载



今天的法尔斯,只是伊朗南部的一个普通省份。但只要稍微懂点波斯历史就会知道,早在2500多年之前,波斯先民就从这里迈出了登上历史舞台的重要一步。他们先后建立起阿契美尼德与萨珊这两大王朝,成为能主宰西亚历史进程的超级势力。即便砸在外族统治的希腊化与帕提亚时代,当地的土生文化根基也没有受到影响。
然而,以上辉煌都将在穆斯林阿拉伯人的征服后被彻底改变。更为可悲的是,限制他们反抗的最大障碍并非由外力所造成,而恰恰源自波斯人自己选择的帝国体制。
疲敝的帝国第一省

位于伊朗高原南部的法尔斯省
公元 7世纪初,昔日风光的法尔斯就因一系列危机而陷入凋敝。在 602-628年间的最后一次罗马-波斯战争中,万王之王科斯洛伊斯二世为集中力量办大事而勒令全境共同征兵筹款。因此,过去享有免税权的帝国第一省,就成为官员们的重点薅羊毛对象。哪怕因远离西部边境而没有兵祸荼毒,也难逃抽丁征税的时代责任。

经过20多年的连续消耗,造成境内的不少村庄都由于壮丁战死和老弱破产而荒芜消失。甚至连大城市也遭遇商贸停顿与手工业萧条的双重打击。好不容易熬到科斯洛伊斯二世驾崩,又立刻卷入王室贵族间的内乱漩涡,成为地方督抚与王公显贵们轮番夺利的舞台。因此,阿拉伯势力的大举入侵,不过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主力军的连战连败 让法尔斯逐步成为冲突前沿

公元 635年,穆斯林军队首次进入法尔斯境内。彼时的大将哈萨马刚刚击败波斯湾南岸的叛乱部落,并跨海追踪落败之敌,最后在北面波斯腹地上岸。他们不仅征服了波斯湾上的主要岛屿,还顺势对萨珊王朝龙兴之地进行劫掠。三年后,第2波征服者卷土重来,从刚刚拿下的波斯湾入海口阿瓦士出发,通过胡泽斯坦进入法尔斯。其活动范围也包括当地首府伊斯塔赫尔,给予波斯方面以极大的精神震撼。
不过,早期的穆斯林军队尚没有下决心占据法尔斯,行动大多是以劫掠为主。加之当地一贯是拜火教的祭祀重地,让本土居民对异教徒的抗争意志更加坚定,甚至打死过好几位阿拉伯指挥官。所以在没有万分的把握之前,阿拉伯士兵都不敢在这里过度深入。但这样的脆弱平衡也容易让人产生错觉,认为法尔斯省不仅防御稳固,还有充足的后备力量供帝国实施大规模反击。
在帝国都城泰西封向穆斯林投降的波斯人
帝国制的天然缺陷

志大才疏的萨珊末代国王 叶兹德格德三世
很快,法尔斯的苟延残喘就引起了国王叶兹德格德三世注意。这位看似显赫的萨珊末代君主,已经在先前的卡迪西亚战役中损失了大批主力军。随即抛弃帝国的京畿美索不达米,一路逃至伊朗北部的米底地区。此刻能确保他稳定局势的因素,首先是札格罗斯山脉的地理加成,其次还有奥马尔哈里发的暂时犹豫。
倘若波斯国王能放下昔日的大国迷梦,尚可利用伊朗高原的险要地势做针对性部署。然而,叶兹德格德非但没有采取坚壁清野的正确战略,反而不断幻想实施惊天大逆转。他四处调集军队粮草,指望通过1-2次正面对决来收复全部失地。因此,原本尚能勉强自保的高原各省,就不得不遵旨为复兴大业供血挤奶。
间隔两河流域与伊朗高原的札格罗斯山脉

作为龙兴之地的法尔斯自然也不能例外,甚至还要带头起表率作用。根据年代相仿的穆斯林史家记载,仅法尔斯与其毗邻的克尔曼、锡斯坦等行省,就为此被征召了60000名士兵。虽然数据显然有夸大成分,但若算上为大军提供补给的各类后备人员,无疑是需要如此规模才能运转起来。
与此同时,阿拉伯人的进攻却在变得更为频繁且致命。公元640年,巴林总督奥斯曼就派遣其弟哈卡姆率3000人左右的军队出击法尔斯,首次控制了波斯湾北岸的狭长海滨地带。由于兵力较少,他们实际上根本无力突破札格罗斯山的人天然阻挡。
穆斯林对法尔斯的早期入侵 大都由海上发起

但听闻噩耗的叶兹德格德却表现的更为急不可耐,马上写信要当地的驻军指挥官沙赫拉克实施反击。后者迫于君命难为,勉强从法尔斯和克尔曼两省再凑出30000乌合之众,期望靠数量优势将穆斯林先遣队赶下海。结果却是在塔瓦只附近的里沙赫尔,遭到精锐敌军的全盘围歼。哈卡姆随后将大量阿拉伯部落从巴林迁徙至法尔斯,成功建立起通往内陆的桥头堡。
当然,真正的灾难还是发生在高原北部,那里也是阿拉伯军队东征的主攻方向。虽然波斯君臣将大量的残存主力调往山城尼哈温,却还是因急于决战而遭至惨败。不仅让至关重要的米底省门户大开,还将原本可用于防守法尔斯等南方区域的士兵都葬送在那里。
来自法尔斯等地的援军 在
尼哈温之战
中惨遭摧毁

龙兴之地的彻底沦丧

许多伊朗地区的城镇 迅速为阿拉伯人攻克

于是在公元 642-43年之间,阿拉伯人开始在伊朗高原上横行无阻。他们相继攻占伊斯法罕和拉伊等重要重镇,兵锋直至法尔斯北境。后者却因可战之兵的大量外调而无力应付。
更为可悲的是,导致事态恶化的罪魁祸首叶兹德格德,也在穆斯林军队的追击下逃到法尔斯首府伊斯塔赫尔避难。但依旧不改帝国王室的豪华奢侈,将数千名嫔妃、王公、贵族、宦者和厨师伶人都带在身边。可想而知,小小的法尔斯省根本负担不起他们的巨额开销。这些人也没时间思考如何阻挡阿拉伯人继续推进,反而对地位低下的普通民众作威作福。最终导致王室与当地居民的严重对立,让萨珊家族的威望和影响被挥霍殆尽。
奥马尔哈里发的命令 决定了萨珊波斯的最后结局
到公元 642年末,穆斯林最后的打击也如期而至。奥马尔哈里发已下达了继续追击叶兹德格德的命令,巴林总督奥斯曼也亲自带领军队从塔瓦只向东进攻。同时,巴士拉总督阿布-穆萨也在接到哈里发的信件后,向东南的伊斯塔赫尔方向进发。两路大军披坚执锐、来势汹汹,很快将沿途不少缺乏城墙保护的村镇攻陷,就连距离较近的城堡阿尔达希尔-法拉赫与比沙普尔也不能幸免。唯有法尔斯境内的重镇设拉子,一度能够凭借城防牵制其中的一路人马。但等到两位指挥官将所部汇合,也同样在敌人猛烈的攻击下崩塌。至此,穆斯林军队也就成功推进到首府伊斯塔赫尔城下。

可笑的是,胆小怯弱的叶兹德格德一听到阿拉伯人来袭,便毫不犹豫地放弃了龙兴之地。他首先带着成群妻妾逃往东面的克尔曼,然后又为躲避追踪而流亡至更遥远的锡斯坦。最后就在鸟不拉屎的贫瘠之地,度过了自己人生末尾中的凄惨5年,族人也再未回到曾经的故乡。至于传承千年的波斯古典文明,就以这样丢脸的方式淡出了历史舞台。
在穆斯林征服中被摧毁的萨珊波斯城堡
即便如此,法尔斯居民还是尽自己的最大努力,甚至似乎一度看到能扭转乾坤希望。担任伊斯塔赫尔守将的马哈克,几乎成功阻挡住穆斯林士兵的攻城努力。导致被征服的比沙普尔和设拉子等城居民也发动反叛,迫使奥斯曼等人只能暂时撤回部众。坚决抵抗的波斯山民,甚至在法拉赫与设拉子之间的峻岭上,设伏斩杀了阿拉伯猛将贾鲁德。然而这样的打击终究作用有限,无法改变敌强我弱的军事格局。
公元 646-48年,阿拉伯大军第三次进攻法尔斯,疲惫不堪的各地守军已无先前的血勇之气。他们开始争相打开城门,并与征服者签订各种协议,就连当初坚决阻挡奥斯曼的马哈克也位列其中。两年后,法尔斯最东部的达拉布格尔德也宣布投降。持续千年的琐罗亚斯德圣火,最终在护佑其燃烧的帝国核心湮灭。相比王权更替来说,这种精神信仰领域的打击无疑更加致命。
多次反复来袭 终于让法尔斯军民对阿拉伯放弃抵抗

相比过去曾降服法尔斯的希腊人和帕提亚人,新的穆斯林统治者更加重视对集成的控制。他们时常捣毁拜火教祭坛和偶像,并故意为民众改宗伊斯兰设置种种障碍,以便从庞大的非穆斯林人口手征收信仰税。一旦有人不堪忍受剥削而反抗,则将遭到更残酷的惩罚。法尔斯首府伊斯塔赫尔,就因再三抵制穆斯林统治而被屠杀了40000居民。
经年累月的高压统治,终于让拜火教徒日渐稀疏。尽管这一过程历时漫长且偶有反复,但在源源不断的新穆斯林征服打击下,任何复古尝试都只能昙花一现。

推荐阅读
卡迪西亚战役:敲响萨珊波斯帝国的命运丧钟
日落尼哈温:波斯圣火熄灭前的最后挣扎

扫描下方二维码即可关注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06-2014 蝶阀生产厂家供应不锈钢蝶阀_卫生级蝶阀-温州市阀门管件 版权所有 法律顾问:高律师 客服电话:0791-88289918
技术支持:迪恩网络科技公司  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